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FGO/迦周+苍银弓骑] 甜蜜事业 part.3

    现代AU。

    迦尔纳×阿周那,带苍银弓骑(阿拉什×拉二)。

    本节大英雄拉二主场,对主CP相关剧情只有一点点侧面补充。

    考虑到连贯性还是把出现CP的TAG都打了,以后不再重复说明这点。

    上一篇

    __________

    

    二月十五日· 上午九时三十分

    

    “滴”的一声轻响,门锁开了。

    阿拉什推门进来,将手中购物袋放在沙发上,见床上的人依然安稳沉浸在梦乡,不由得微微一笑。

    这间位于大楼最高层的公寓极其简单,通通透透一大间,连卧室和起居区都没有做分隔。面积不算太大,墙面、窗帘全都是朴素的纯色,家具只有寥寥几件,也没有盆栽、地毯等家饰点缀,简洁得几乎寻不到房间主人的生活气息。

    ——倒是有一些别的痕迹。 

    将从玄关散落到床前的围巾、西服、衬衫、长裤捡起来放好,顺便打扫了满地纸巾团,阿拉什才在桌前坐下,想了想,没有开电脑,而是把手机调成静音模式,开始回复邮件:“……关于您提出的援助X国教练团邀请……”
    他并不怎么擅长用手机输入文字,短短一段话耗了好久也没有打完。

    

    “嗯……”

    含混的声音从床那边传来。

    奥斯曼狄斯闭着眼睛往边上蹭了蹭,扑了个空,才不情不愿地睁开眼睛,就着侧卧的姿势单肘支起上半身,在模糊视野里寻找房间主人的身影。借着窗帘缝隙透进的微光,成功发现坐在那一头的阿拉什,才发出满意的喉音,一口气坐了起来——紧接着,低低“唔”了一声,迫不得已倚在了床头。

    “醒了?”阿拉什视力很好,当然察觉了他的窘境。作为让人腰酸背痛的罪魁祸首,多少有点歉意,装作没发现,等奥斯曼狄斯自己调整好姿势舒舒服服靠稳了,才走过去拉开窗帘,让阳光洒进室内。

    光线变得明亮,原本借着幽暗隐藏在褐色肌肤当中的吻痕随之无处遁形,一个一个在奥斯曼狄斯颈后、肩膀耀武扬威。若无其事给他披上自己的衣服挡住痕迹,阿拉什决定说点什么来冲淡此刻太过浓重的旖旎气息:“早上想喝什么,牛奶还是咖啡?”

    “咖啡。”

    从抽屉里拿出最浅色的胶囊扔进咖啡机,按下双倍糖奶的按钮,不到一分钟,香气四溢的咖啡就做好了。

    阿拉什的体质对咖啡因极度不敏感,也不是很能欣赏这种泥水色饮料的味道,这台咖啡机原本就是专门为不时来访的奥斯曼狄斯准备的。如今,他已经操作得很纯熟,再也不会像最初那样,不是忘了放奶就是忘了放胶囊,甚至干脆忘了接杯子,搞得流理台上全是白花花的奶泡。

    泡好咖啡,阿拉什想了想,提起沙发上的购物袋,整个儿拎到床边,把里面的东西一样一样取出来。第一盒是个米奇头造型的奶油杯,第二盒是三角形的黑森林切片,第三盒、第四盒……

    “噗——哈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他会来这么一出,奥斯曼狄斯忍俊不禁,笑得直捶床板,“勇者,你,你这是……哈哈哈哈哈哈哈!” 

    早已习惯把他的爆发式大笑当成背景音,阿拉什镇定自若,按部就班从购物袋里往外掏蛋糕。最后,快二十盒各不相同的蛋糕,在床头柜上码成一座颇壮观的甜食金字塔,他才挠挠头,转过身来,挺不好意思似的说:“不知你想吃什么,把能买到的蛋糕全买了一份。”

    奥斯曼狄斯刚狠狠笑了一阵,早笑得眼里泛光,也不回话,抬手揪住他衣领,把人拉扯下来就是一记亲吻。 

    

    如此这般,等到用上早餐,咖啡已有些微凉。幸而奥斯曼狄斯的情绪如同此刻的天气一样万里无云,全然不嫌弃这点风味损失,呷了口咖啡,随手拿起金字塔顶端那个造型很好看的蛋糕就送进尊贵的嘴里——

    是可忍孰不可忍,不到三秒钟,刚入口的食物就被迅速吐了出来。丢下这个,奥斯曼狄斯在蛋糕山里挑选一阵,捡了奶油最少的一块才开吃。 

    “这么难吃吗?抱歉抱歉,这家店网上口碑挺火爆,本以为可以弥补昨天你被搅黄的那顿,看来还是不行啊。” 

    “不用道歉,就是有错也不在你,在于拿氢化油掺奶油糊弄人的商户。”奥斯曼狄斯灌下一大口咖啡,“至于昨天的……哼,如果随便一家网红店都能有他们的水准,也就不值得余专程跑一趟去吃了。”

    “差距那么大?可今天这家店生意好得多,一大清早就挤满了人,我买这些还排了好久的队。”

    奥斯曼狄斯笑了起来。

    “勇者,竞技场上的规则永远是优胜劣汰,可经营要复杂太多。你知道那家店已经在倒闭边缘了吗?能坚持到现在,全是因为房东要求的房租非常低。但是,今年因为原房东资金周转不利,整栋楼已经转让,如果新房东按市场价要求房租,按那家店的经营状况,根本不可能承担得起租金开支。” 

    “你知道得真清楚,特地让人查的吗?尼托克丽丝小姐也不容易,连上司喜欢吃的店的经营状况都要了解这么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奥斯曼狄斯又放肆笑了一通,“你以为这个‘新房东’是谁?为了不让美味的糕点没有容身之处,余,已经让人将那栋楼整个买下来了啊!” 

    “……为了糕点……”

    “也,也不完全是因为这个!那栋楼本身确实有足够的投资价值!”不小心说出真心话,饶是奥斯曼狄斯也有点赧然,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迅速转换话题,“这么说来,那家店这样苦苦支撑下去,保不准什么时候就会跟今天你遇到这家店一样,在材料上偷工减料……哼,不能允许。与其等那一天,不如现在就提高租金,让它早日倒闭,把店长聘来当余的私人糕点师好了!”

    “喂喂,恶房东这种角色很不适合你啊,小哥。”阿拉什笑着,随手拿起方才被另一个人嫌弃的蛋糕,满不在乎地啃了起来,“就算人家店开不成,有那么好的手艺,难道不能投亲靠友,东山再起吗?不一定就会接受你的聘请啊。既然能为了维持他的低租金买楼,就这样下去也不坏吧。” 

    “就这样下去……吗?”奥斯曼狄斯低声默念着这句,意有所指地瞟了阿拉什一眼,开口,“你——” 

    恰好在这个时候,响起了手机的机械音: 

    “您有新电话,来电人为尼托克丽丝!您有新电话……” 

    奥斯曼狄斯走过去,按下接听键:“喂。什么事?……不用道歉,余知道你不是会用琐事干扰上司休假的女人。……黄金的?竟然……知道了,余现在就去。”

    一通电话的时间,阿拉什已经替他把外套穿好、系上围巾,还理了理围巾的位置,免得让昨晚留下的痕迹公然曝光。

    对这番打理,奥斯曼狄斯很是满意,笑着单手揽了他脖子,在他唇上轻轻一碰,才拉开门离去。 

    

    站在窗边,目送那辆醒目的跑车飞奔而去,消失在都市的车流当中,阿拉什才重新回到桌旁,打开风扇噪声颇大的个人电脑,回复之前没有处理好的邮件。 

    “……关于您提出的援助X国教练团邀请……很荣幸能帮助他们,我接受。”

    

    ——to be continued


下一篇



评论(6)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