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FGO/迦周+苍银弓骑] 甜蜜事业 part.1

    

    标题就是要甜!哼!╭(╯^╰)╮

    现代AU,迦尔纳×阿周那,带苍银弓骑(阿拉什×拉二)。 

    梗的出处当然是那两张礼装了,不过大概并不能完全切合……给亲爱的棠子的礼物,虽然写得很烂……

    三次元忙碌,龟速码字,请多包涵。


    __________



    二月十四日,下午三时

    

    宁静的太阳透过满是枯枝的行道树漏在路上,一地破碎的光。春天将至未至,万物肃杀,就是这一天中气温最高的时段,也难寻暖意。 

    顶着街口不时袭来的朔风,一名男子暂时停下脚步,越过双手抱着的大纸板箱,远眺几十米外的路牌,试图辨识道路。后方,似乎是他同伴的学生模样的青年则暂时放下手中大包小包,在手机屏幕上辨认方位。

    两人几乎同时确定了目的地。

    穿过购物中心背后的小街,再拐过一道弯,在某个小区居民楼底下,绕过篱笆,才找到这家隐蔽的店。

     店面很旧,连贴在外墙的装饰砖都掉了几块,露出苍白的灰泥。门前有个花盆,里头种的却是仙人掌,形状长得相当自由奔放,仔细看的话,还能在仙人掌底部的花盆里看到一层毛茸茸的白——

    意识到那片白色的正体是厚厚的霉菌,学生模样的青年明显迟疑了,然而走在前面的男子已经毫不犹豫推门进去,青年也只得跟着进了门。

    

    “太慢了!准备好接受处罚——嗯?”

    推开门,迎面就来了这么一串。

    循声望去,只见一名相貌十分出众的陌生男性深深靠坐在透明天井下的沙发中,双手敞开搁在靠枕上,令人印象深刻的金色双眸只在这边顿了顿,便笔直地望向另一个人。 

    “啊,射箭社不是要扩规模吗?今天去采购了些器材。”被无声质询的人笑着,把手上的东西亮给他看,“靶架、箭靶这些大件得趁着学生放假设置好,这样开学就可以迅速展开练习,能早点进入状态。东西太多,一个人实在没法拿,抓了个放假没回家的学生当苦力——去年学校不是出了全国大学生射艺锦标赛的冠军吗?就是他,镇馆之宝,天才阿周那。”

    “不,都是阿拉什老师的指导……”

    “哈哈哈!不必谦虚,勇者从不滥用溢美之辞,既然是有才华之人,接受褒奖赞扬也是义务之一。哼,让余等待可是重罪,不过既然是为正事,就破例宽恕一次好了。正巧点得有些多了,你们只管拿喜欢的吃吧。”

    “喔!正好有点饿了,那就谢啦。” 

    “点多了”确实不是空话,茶几上摆了好几样不同的甜点,有比较常见的提拉米苏之类,也有不那么常见的玫瑰覆盆子果挞、歌剧院,一律放在普普通通的白色碟子里,没有任何装饰,显得很不起眼,要不是男子提起,几乎不能让人注意到它们的存在。当然,这也有一半,是因为这名男子,无论相貌还是打扮都实在太过醒目了。 

    姑且不论他的姿容与穿搭,单单那件休闲西服就很有讲究,所有接缝处格纹布纹都对得严丝合缝,贝壳纽扣纹理均匀,每个细节都散发出“我很贵”的气息。仔细看的话,西服袖口还绣着“Ozymandias”字样——

    Ozymandias?阿周那默念一遍,立刻意识到眼前这位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校董、大富豪奥斯曼狄斯,顿时心里一凛,不愿在大人物面前露怯,道过谢,拣最下首的折凳坐好,主动伸手去拿起茶几上的茶壶,为校董和老师斟茶。

    和阿周那的拘谨形成鲜明对比,阿拉什早在沙发对面的圈椅上随便坐了。估计是真有些饿,接过奥斯曼狄斯递来的蛋糕就啃了一大口,随即睁圆眼睛,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这个,可真不错啊!” 

    “不错吧?!果然如余所料,连不爱吃甜食的勇者也喜欢!”很有几分得意地看着他,奥斯曼狄斯不觉透出几分仿佛孩童得到承认般的纯粹喜悦,连带予人的印象都变得柔和了许多,“如何,品得出里面的玄机吗?” 

    “看起来是普通的抹茶蛋糕,没有以前吃过的那么甜,反而更香,居然还一点也不苦——”被这么一问,阿拉什连肚子饿都不管了,专心研究蛋糕的内部结构,“哦!小小一块,藏了好几个夹层!这个是奶油吗,好像和平时吃到的不一样。淡黄的是豆泥?啊,栗子泥。什么,栗子泥也能做成这个味道?还有这层半透明的,淡淡的粉红,味道——竟然是咸的!刚才完全没注意到还有咸的!……不行,真的猜不到,是什么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奥斯曼狄斯放肆笑了一通,倒不卖关子,爽快揭开谜底,“想不到吧!那是盐渍樱花,别的地方多半整朵拿来当装饰,难免粗糙,这家却只取花瓣研磨碎做成薄夹层,口感均匀清爽得多,最适合不爱吃甜的人享用。”

    “怪不得能入你的眼,确实美味——难得有这么好吃的东西,不尝一个吗?”阿拉什转向坐在边上的阿周那,亲切地问。

    “啊,谢谢。不过很可惜,我一点甜食都不能吃,过敏。”阿周那回以礼貌的微笑,捧起茶杯,“请不用在意,我喝茶就够了,正好有点冷,红茶可以暖胃暖手。” 

    “竟然过敏?从没听你说过啊。唔,说起来你应该也饿了,这店有没有不甜的东西,我请——”

    “只有甜品和茶。”奥斯曼狄斯截断他的话头,“如果担心学生饿了没东西吃,不如早些让他回去?你们买的东西余会安排人送回学校,就不必担心那些了。”

    “说的也是。既然如此,喝完这杯你先回去?抱歉,拖你出来当搬运工,结果让你饿着肚子,连顿饭都没请。”阿拉什笑着说道。“有机会再补偿你,今天谢啦。”

    

    离开就餐区,阿周那无声无息地,长长出了一口气。

    老师到底是绝世钝感还是故意装傻?

    奥斯曼狄斯看他的眼神,安排在今天的单独邀约,依照他口味挑选的点心,跟在脸上写了大大的“我中意你”有什么区别。 

    说起来,阿拉什老师可是曾经拿到过奥运冠军的著名选手,当初到大学任教都成了新闻。形象阳光,待人亲切,对他倾心的女性不知凡几,居然至今没有传出过任何花边消息……该不会,和这位校董有关?

    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种时候绝不能赖在位置上当灯泡。

    只是,回想起那一茶几各不相同的蛋糕,阿周那还是有那么点遗憾。

    “过敏”当然只是谋求脱身的幌子,阿周那几乎不吃甜食的原因与健康无关。不过,大富豪奥斯曼狄斯都推崇的蛋糕,就算是自己,也实在忍不住有那么些好奇……   

    就买个试试好了,应该可以外带吧。

    阿周那走向收银台,上面摆着一堆“办信用卡”“小额贷款”等乱七八糟的广告宣传单,却没有店员。他尝试着拿起一本餐牌翻阅,结果被品种繁多的糕点名称弄得眼花缭乱。

    想了想,阿周那走到吧台边的操作间,轻轻敲了敲门——

    

    透过操作间的玻璃,能看到里面有个戴着厨师帽的身影正在忙碌:端整的容貌、瘦削的体型,显得致命地——熟悉。

    下个瞬间。 

    门“砰”地一声被推开,把里面的人吓得一愣,转过身来,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不速之客,迟疑很久,才出声招呼:“…………阿周那?” 

    “果然是你,迦尔纳!!”三步并作两步冲上去,几分钟前还礼仪周到的阿周那,这时就像换了个人似的,粗鲁地揪住对方的衣领,脸上的表情扭曲得厉害,激怒无比,又好像随时都可能哭出来,“为什么不告而别?!”

    “……”迦尔纳望着他思考了一会,冷淡地回答,“不想告诉你。” 

    

    一声闷响。

    轰隆隆金属物件落地的巨响。

    脚步声,呼喝声。 

    以及短短两三分钟后飞驰而去的引擎声。 

    

    直到站在医院CT室门前,直直盯着门上显示的患者姓名,阿周那依然神情恍惚,仿佛整个世界都已消失,只剩下那个名字还在熠熠发光。 

    

    迦尔纳。

    

    ——to be continued

     

下一篇


评论(5)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