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FGO/苍银弓骑】波斯大英雄梦见斯芬克斯了吗?

    阿拉什×奥兹曼狄斯 

    2018年喵喵日贺文(不要吐槽怎么又晚了一天)

    这次绝对不会被屏蔽了!信心满满!=w= 

    

    ——————————

    

    不妙。

    意识到自己的现状,阿拉什困扰地挠挠脑袋。
    动作没能成功,反而让他失去平衡,差点摔倒在地,附赠一声清脆的金铁交击,残酷地提醒着他眼下的尴尬处境。

    能将强弓拉成满月的强健手臂,变成了短短的、毛绒绒的爪子,呈现华贵美丽的靛蓝色,还时不时闪烁着宛如星芒的微光。两只前爪对称地套着镶嵌了孔雀石的黄金镯,头上则戴着兼具装饰与保护功能的黄金头盔——虽说尺寸显然小了许多许多,但是,毫无疑问,阿拉什变成了一只斯芬克斯。

    

    不过是配合MASTER与达·芬奇做个耐毒体质的实验……怎么成了这样?

    没有浪费多少时间来感叹遭遇离奇,阿拉什·卡曼戈(IN 斯芬克斯幼崽)踏上了解决这个困境的征途。

    斯芬克斯幼崽当然没有什么便利的千里眼,往昔在185厘米高度看来很正常的走廊,从被迫降到不足25厘米高的视点眺望,就油然生出了一股雄伟壮观的视觉效果。

    只是换了视角,见惯的场所就成了别样的空间,阿拉什不由得驻足片刻,寻找正确的方向——

    “小猫咪??”

    脖子后部突然遭到袭击,被捏住那里的同时,整个身体腾地脱离了地面,悬在空中,被迫转了一个角度。

    大大的紫色眼睛正好奇地盯着自己。

    “早啊——”遇到认识的人,阿拉什试图向她打招呼。当然,话到嘴边,变成了标准的“喵——” 

    “真的是小猫咪!看,好漂亮的小猫咪!!”双手托着意外发现的小动物,童谣边开心地笑,边将它亮给身旁的两位同伴看。 

    “哦,那个聒噪法老的猫啊。”汉斯·克里斯蒂安·安徒生一眼认出这个奇怪生物的来历,兴趣缺缺地回了话,然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露出了恶作剧般的神色,“你们知道吗,在古埃及,猫会被开膛破腹,塞进满满的香料,做成木乃伊,还有线球什么的给它当陪葬品——”

    “开膛破腹……”杰克下意识重复这句话,手腕微动,寒光冷冽的短刀已出现在掌心。

    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此身并非受到女神祝福的顽健之躯,绝不能就这样莫名其妙被剖!阿拉什拼命挣扎,试图摆脱钳制。

    可惜英灵到底是英灵,就算筋力等级只有E的童谣,也拥有相当于普通人十人份的力量,阿拉什的全力挣扎,被她以轻柔的单手环抱彻底镇压:“小猫咪,不要怕,杰克是好孩子哟,她只是想和你做朋友~”

    杰克歪着头,困惑地瞧了瞧童谣和安徒生,又瞧了瞧动弹不得的阿拉什,收了短刀,学着童谣的手势,笨拙地慢慢抚摸“斯芬克斯幼崽”毫无防护的背部,渐渐露出笑容:“啊,好暖……” 

    “你们最好不要被这种东西迷惑了,猫奴的生涯可是极其可悲的!”安徒生一边皱眉告诫,一边伸出手,“哼,触感倒是还凑合……”

    就这样,三位平均身高恰好140厘米的英灵,在迦勒底内走廊上公然撸起猫来。

    就算抗议此等暴行,“喵喵”的叫声也只能让人摸得更起劲,阿拉什无可奈何,只得放松四肢,任凭他们上下其手。

    “无礼之人!!”

    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恰好路过的褐色肌肤的女法老才发现并阻止了这起聚众吸猫事件。尼托克丽丝小心将阿拉什抱起,严肃地告诫其余英灵“对奥兹曼狄斯大人的一切,都要心怀敬意”,便捧着阿拉什往回走。 

    ——如果没有边走边抚弄“斯芬克斯幼崽”下巴的话就更有敬意了呢。

    

    惨遭禄山之爪连番毒手,终于被带进奥兹曼狄斯的房间,得以自由(?)安卧在柔软的地毯上,阿拉什瞬间竟有了些逃出生天的错觉。

    如果是法老王大哥的话…… 

    怀着对房间主人的无比信任,阿拉什安心地闭目养神,静候他的归来。 

    

    因为战术地位特殊,阿拉什很少会站到最后,通常第一或第二回合,就会提前脱离战线,返回迦勒底。身为所有英灵中第一位取得羁绊礼装的,他说出胜利台词的次数,少得一只手就能数过来。

    阿拉什并不在意这个。

    身为英雄之意义就是为世人豁出性命,他对自己的这个认知,从生前到现在从未改变。

    可是,一个人能承担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是极其有限的。 

    比起能不能亲眼见证胜利时刻,阿拉什更关心的是,能否有人连同自己的份好好保护御主,帮助他取得最终胜利:小到每次种火,大到整个人理拯救之役。

    法老王大哥——奥兹曼狄斯,正是这样的存在。

    足以睥睨一切险阻的强大,绝不吝于赞赏劲敌的坦然,战斗越艰难就越昂扬的斗志,能够直视任何牺牲的刚毅。

    并肩作战的次数多了,即使是不习惯拥有友军的阿拉什,也渐渐注意到了他更多的细节:倨傲背后令人意外的通情达理,对同伴绝不肯诚实宣之于口的关照,乃至洋溢着活力的金色眼睛、从不吝啬展露笑容的明朗气息,甚至健美凛然的身姿、偶尔投向这边的微妙视线、站在身侧时隐约传来的异国香气…… 

    “这气息——难不成,是勇者吗?”

    房间主人的声音凭空响起,阿拉什才猛地睁开眼睛。“法老王大哥”招呼出口,当然又变成了“喵嗷~!”一声。 

    “什么,是你啊。”奥兹曼狄斯蹲下身,熟练地将阿拉什抱在怀里,“余就在想为何这里会有勇者的气息,你见到他了?”

    “是我本人,阿拉什!!”无论如何努力试图说话,都只能变成“喵喵”乱叫,阿拉什比手划脚,试图通过肢体语言让奥兹曼狄斯明白现在的异常。 

    “别闹……哼,你身上还真是勇者的气息啊。竟然偷跑去接触勇者!”奥兹曼狄斯好像很是不满,伸指戳向阿拉什的额头,“如何,被勇者抚摸了吗?甚至亲了?不过是个神兽幼体……”

    “喵喵喵喵喵!!”

    “还真是吵——是魔力不足了吗?准了。来,靠近一点,给你魔力——怎么?”

    “喵喵!”拼命躲开奥兹曼狄斯以口就口传递魔力的动作,阿拉什仍然没有放弃说明真相的努力。 

    “你在试图回避余?难道,是因为勇者?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愚蠢!法老是大地的支配者,地上的万物都归余所有,勇者当然也不例外!听到了吗。勇者迟早是余的勇者。哼,虽说现在除了出战,连见面的机会都还不多……余可是王中之王!竟然,竟然还不如你这神兽幼体能跟他亲近?!”

    意识到这番话里不无别扭的某种情感,阿拉什一时间忘了挣扎,被气呼呼的奥兹曼狄斯一把抓起,亲上——

    

    砰!

    就这样,突然变回原形的阿拉什与毫无自觉地在本人面前做出告白宣言的奥兹曼狄斯,陷入面面相觑的尴尬中。 

    距离法老王化身一副名叫《呐喊》的名画,悲鸣响彻整个迦勒底,还有整整三十秒。

    

    —END— 

     
注:
阿拉什变斯芬克斯是因为误中某种诅咒,而解除的关键是“心上人的吻”。

评论(16)

热度(2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