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路

FGO贤王本命。主食:咕哒闪/苍银弓骑/印度兄弟,另吃各种咕哒左闪右。

[江周] 梅雨季 26

拖延症晚期……OTL……还没有忘记这个坑的姑娘实在是辛苦了。最近原作的江周江简直戳死人(捂心口倒下),小江真是太棒 QAQ

虽然一如既往地写得不好……不过既然是自己的坑总是要自己填土的。

只打了江周TAG但是内容应该是江周江无差。

————


梅雨季 26

    

    冬天过了一半,秋季公演和社团新人归属的事才算全部尘埃落定。天气冷得厉害,荣耀剧社里更一天比一天冷清,一方面是因为到放假前都没有演出安排,另一方面更是因为许多学生都正面临那个大BOSS——考试。

    当然,也有少数例外。

    比如美术专业,常规的纸面考试很少,大多数科目早在先前的学习过程中就通过作业、作品等打了分,到了期末,美术生们宛如闲庭信步般的淡定,在校园里一帮形色匆匆的其他学生当中显得特别……欠揍。

    

    周泽楷倒是很忙。

    “沂水春风”四字,说起来简单,要转化成图像,却让他手中那管捏了十几年的画笔瞬间沉重了许多。底稿打了一份又一份,但总是不满意:不是这样的,也不是那样的,要更干净、更柔软、更透明、更温暖……

    如今已和他融洽很多的同学们,时不时会来关心一下周泽楷的创作,也有人想当然地问:“小周你终于要参赛了?” 

    这是江波涛的题目,纯粹为画而画。参赛?想都没有想过。

    周泽楷反射性地想摇头,但如果说了不,随之而来的问题必定会更多,最后他沉默半晌,只闷闷“嗯”一声糊弄过去。 

    在他来说,这只是简单的应付;在同学当中,“周泽楷要参赛”却成了一条不大不小的新闻,每天都有人来观摩他打底稿,旁敲侧击地询问画哪个类型,准备参加哪项比赛……大伙目的都很明确,参加美术作品展、竞赛,就是奔着获个奖杯、捧本证书去的,周泽楷实力有目共睹,谁也不想遭遇到过强对手,降低获奖概率。 

    一个如此,两个如此,三个、四个…… 

    周泽楷再有耐心,也被搅得烦不胜烦,偏偏他又理解同学们的顾虑,没法太怪罪他们,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 

    走去哪?

    临时租画室?不但奢侈,联系商量租房事宜也十分麻烦。眼下的周泽楷,满脑子都是这幅画,明明连底稿都没有,却似乎十几年来的成千上万张画都不如这张重要,连一分钟都不愿意浪费在无关的事情上。

    发觉周泽楷心事重重,肖时钦温和开导:“小江只是去了别的组,又不是退社,虽说外联部不经常在社里,还是有机会见面的嘛。” 

    “…………不是。”发觉前辈似乎误解了什么,周泽楷莫名脸上发烧,好不容易才解释清楚自己是因为找不到安静的地方画画才有点烦恼——当然,画的题目是谁给的这种细节,没有刻意说出来。

    肖时钦听说是这个缘故,禁不住笑出来:“不用另外找地方,这学期也没演出了,剧社人少事更少,以前画海报幕布的场地现在都空着,光线也不错,你要不嫌弃就凑合用吧。” 

    舞美队长亲口提议,周泽楷还有什么可犹豫,当天就把画材搬了过来。

     

    当江波涛走进道具室时,看到的就是周泽楷正在忙碌的身影。

    

    黄少天对这个年轻后辈寄望很深,第一天就把外联部的全套资料给江波涛影印了一份,而且从孙哲平的公司开始,短短几天内,带他拜访了好多家和荣耀剧社关系比较铁的企业。

    关于拉赞助,黄少天有独特的心得,毫无保留地说给江波涛听:“对其他新人,外联部会安排他们从‘扫街’开始,到学校周边的各个店铺走一遍拉赞助;但是对你,我觉得没那必要,基础的沟通技巧和与人交流的胆量,你根本不缺。”

    “谢谢。” 

    “不过,我也有话要说在前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可是这几天下来,你是不是有点太着急想给社团弄到钱?拉赞助讲起来不好听,其实是种双赢合作。这跟谈恋爱一样,你对对方好,对方自然会感觉到,就会对你好。如果老想着骗人家,把对方那里捞好处,就算把人骗到了手,之后还是会分开,甚至对你、对我们社团彻底失望。如果说你还有什么技巧要学的话,那就是用心去和赞助商交流,不止要考虑自己的目的,更要在能力范围内尽量帮助赞助商。你有女朋友吧?看你有事没事发个短信过去,够勤快。拿这份心对待赞助商就是了,看好你!”

    要不是黄少天自个儿把话说了下去,江波涛差点不知道该怎么应对“有女朋友吧”这个说法。女朋友当然不是,男朋友似乎也还差点火候,周泽楷和自己,到底算是什么关系?

    这个疑问没在他心里停留太久。外联部那堆资料,临近期末不得不操心的课业,和拜访过的赞助商时不时联络感情……江波涛擅长交际,但他再能交际,过去的对象始终还是局限在同龄人的狭窄圈子里,所说内容讲到底不过是闲聊,就是说错话也没啥要紧。但是拉赞助完全不同,交流的对象可是最精明、最重视利益的商人,和他们打交道,既要察言观色,又要谨言慎行,一步错则全盘皆输,半点马虎不得。

    这些天来,江波涛不是在努力啃书就是在校外拜访,忙得不可开交,连饭都顾不上好好吃,甚至也没时间约周泽楷见个面。

    

    今天下午,江波涛趁着没课,提了上次和黄少拿回来的特效灯,准备把东西上交给剧社,再出去继续拜访计划。 

    发现周泽楷在里面的瞬间,他愣住了。

    忙起来没觉得,这会儿才突然有好久不见的感慨。古人说“一日不见如三岁兮”,这都多少年了?双眼紧紧盯着那个背影,却连口大气都不敢出。那一晚寒风中紧紧交握又匆匆分开的手,看着自己展露出笑意的眼睛,全都在这里,就在这里。

    

    周泽楷打底稿非常专注,完全没发觉有什么异常,终于告一段落,才发现旁边多出了个人。 

    看清那是谁,他顿时睁大眼睛,呆呆望着,然后,特别明亮地笑起来。    

    宛如春风。

    

    ——TBC      


评论(8)

热度(68)

  1. 木马不在家路路 转载了此文字